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财经频道 > 视频访谈 > 正文

滴滴快的CEO程维谈专车破冰 感谢支持

滴滴快的CEO程维谈专车破冰 感谢支持

程维亚布力演讲

滴滴快的CEO程维谈专车破冰 感谢支持

程维亚布力演讲

滴滴快的CEO程维谈专车破冰 感谢支持

程维亚布力演讲

在上周举行“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滴滴快的创始人CEO程维做了一场名为“出行梦想”的主题演讲。在20分钟的演讲中,程维回忆了创业过往三年付出的努力、遇到的坎坷以及内心历程,他还首次揭秘了滴滴快的合并后如何拒绝Uber侵略式谈判的过程。

从滴滴打车变成了滴滴出行,程维的梦想就是建设一个中国人领导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在未来3年时间里每天可以服务三千万的用户,服务一千万的车主,在任何地方3分钟内都可以叫到一辆车。程维认为未来十年是中国在各个领域崛起的十年,滴滴将得益于这样的时代。

以下是演讲实录:

程维:谢谢主持人,谢谢组委会,谢谢大家!没想到用了我最萌的照片,本来就年轻,还选这样一张照片,本人其实还是成熟一点。“出行梦想”是我今天想演讲的主题,滴滴是一家创立三年的企业,我也是一个年轻的创业者,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亚布力。来之前我有很多的遐想,企业家在一起会聊什么,其实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在讨论“寒冬”到来怎么应对,大家还是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很多的梦想。也有很多收获,我觉得今天滴滴发展碰到了很多困难,但再难怎么能有尹明善尹总难?尹总的年纪,今天的精神状态,对未来的期待,都给了我们年轻创业者很多激励。以尹总今天这样的普通话水平都可以做国际化,滴滴为什么不可以。

唯一有一点异议的是,也许那些得罪了国企的互联网企业,那些创业企业,也有一两家能够活下来,所以我也希望未来5年、10年,滴滴得罪了那么多国企,我们也有机会能活下来,再跟大家分享。也听到了杨元庆杨总的分享,讲国际化,我自己的体会,今天我们面临被国际化,被国外的巨头竞争,中国是他们要征服的一块市场。几十年来没有例外,滴滴今天也面临着挑战。联想能守住本土,在全世界开疆拓土,获得这样的声誉和市场品牌,让我们很受激励。

最让我意外的是王石王总,不但能感受到创业者在一定阶段的感悟,比如说他聊到的减肥对我很有帮助,包括谈恋爱,都让我眼界大开。就像王总讲得一样,我们创业的企业,年轻的创业者聊的更多的是梦想。昨天晚上我大概是九点多钟到的重庆,到酒店刚刚好看到中国在北京举办的世锦赛,4×100米项目里中国四个小伙子夺得了银牌,还有前段时间的宁泽涛,我觉得未来十年是中国在各个领域崛起的十年,滴滴当然也是得益于这样的时代。

以前我们在技巧在团队上有优势,未来综合实力也会越来越强。刚刚在台下的时候邻桌问我,说你对未来有信心吗?互联网有泡沫吗?互联网的冬天来了你还有信心吗?我坚定的告诉他我充满了信心,未来十年依然会是我们高速发展的十年。

3年前,2012年的6月份我们创办了滴滴打车,我们看到的是整个互联网在中国高速的发展,但是出行非常传统,我们听到了非常多的抱怨,大家都在抱怨打车难、公交难、买车难、限号、拥堵,但是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没有行动,没有改变。我们第一天定下来我们的梦想,就是“移动互联网让出行更美好”。我们相信互联网和市场化是解决出行问题的关键,所以我们就做了滴滴打车。滴滴打车就是互联网在这样传统领域的结合,移动互联网在3年前让手机变成了千元机,很多非互联网人群,像司机这样的蓝领也可以使用互联网,3G变得非常稳定,变得非常便宜,所以这个大门就打开了。

我们第一个产品其实是互联网跟出行的结合,解决的是原来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原来用户不知道车在哪里,要等很久,车也不知道人在哪里,所以以前必须扫街,工作效率低,污染拥堵。把信息对称起来,大家有了更高效的工作平台,所以滴滴打车、快的打车能快速发展。一开始我们创业的时候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我在阿里巴巴工作了8年,后两年在支付宝,负责B2C,电商还有团购,我们看到了那么血腥的竞争,我们觉得做一个打车软件会轻松一点,没想到远远超过电商竞争的残酷,超过千团大战的辛苦。滴滴快的联手教育了中国80%的司机,迅速让他们拥有了智能手机,迅速让这个行业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很多人讲补贴大战,在我看来1.0的互联网是免费经济,淘宝360用免费颠覆了付费企业,今天也是一样,只是竞争更充分了,免费已经不管用了。2.0是补贴时代,更低门槛获取用户,更快教育用户,所以整个行业在两年多时间里完成了高速的发展、竞争和整合。今年的2月14日情人节,滴滴和快的结婚了,我们说这是送给全中国情人们的礼物,连我们都能结婚,为什么还不相信爱情?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要跟大家汇报的是,我们只谈了一天。外面说是21天,后面20天更多是办“结婚手续”,真正只谈了一天。虽然是闪婚,但是也有真正的爱情。我们甚至是互联网里面少有的融合成功的公司,而且还生下了三个健康的宝宝,顺风车、代驾、巴士。没有这样的合并我们就没有力量来完成平台建设和多元化,所以滴滴快的是互联网出行的结合。

在我们联手教育了80%的司机都使用打车软件的时候,我们依然发现不起作用,我们发现原来的激励机制和市场体制里面有很多问题,供应跟不上需求,供应是计划经济的,是最早定了一个数字就是这个数字。价格不反映供需,服务好的司机不能获得更好的鼓励,而那些投奸耍滑的司机却挣到了更多的钱,没有好的激励机制就不能引导好整个行业。所以我们做了滴滴专车,专车推出来之后获得了高速发展,但也经历了很多挑战。滴滴专车能活到今天,是所有人、所有用户、所有媒体、所有支持者对我们的鼓励。

一开始我们认为这个行业已经到了必改的时候,因为这个行业很特殊,从乘客到司机到出租公司再到主管部门,没一个开心,大家都很痛苦。主管部门有很高的管理成本,还要补贴,还要被责骂。去年年底沈阳大罢工,就是因为油价上涨后调了一块钱的燃油附加费,油价跌了要把一块钱取消,大家就不干了。今天猪肉涨价跌价,股市暴涨暴跌有跳楼的,但是没有人走上街去罢工,就是因为这个行业依然是计划经济体制,是政府说了算。但政府每年还要补贴很多钱,因为物价在涨,车费不长就需要补贴给司机补贴给出租车公司,所以政府在这里面并不开心,管理成本很高。出租车公司是最畸形的企业主体,他的收入固定的,从第一天起,有多少张牌照,一张牌照赚多少钱都是固定的,所以大多数企业并没有动力通过优化服务,扩大份额来提高企业的发展,更多的是控制成本,减少人工,出租公司把企业越搬越远。但是成本怎么能控制得住呢?这十年二十年成本一定是在涨的,所以出租公司办的也不开心,出租公司的模式是最传统的地主和长工的模式。把土地的所有权拿到然后租给长工,长工不管有什么风险都要交管理费,这种模式是旱涝保收的,所以也是缺乏激励和动力。出租车司机不用讲,非常的不开心,现在已经没有年轻的姑娘愿意嫁给出租车司机了,司机没有获得应有的劳动者的尊严,乘客更不用讲。

这个行业里面我们应该是可以很方便破冰得,实际上我们碰到了很多困难。仅是北京上半年我们的专车就被当成黑车抓了1500辆,在北京一个城市我们就被罚了2000多万,我们在很多城市被宣布为非法,被约谈。我们有一个同事被多个部门联合约,谈回来之后我问他怎么样。他苦笑着说还不错,我问为什么?他说现场非常的严厉,说我们违反了出租车管理条例,现在又没有专车的法律法规,所以只能当出租车管理,那我们这样做就是违法违规,非常严厉。但是拿到文件,现场记录谈话文件需要签字的时候,他就发现那里面严厉的内容都没有记上去,大部分还是鼓励我们的内容。他说那个工作人员记录的时候在无声的支持我们,他能感受到温暖,所以这是让他坚信未来再苦再难也是有未来的。

打车软件第一天也是违法的,在很多城市我们都被各种各样的限制,但是2014年交通部不但宣布了打车软件合法,而且鼓励各地使用打车软件,我们也看到了像上海这样开明的地方,像义乌很多地方愿意跟我们一起发展这个业务,我们对未来还是有信心的,冒着炮火向前进。

还要讲一下国际化的竞争,就像刚刚尹总讲的一样,中国企业面临着非常残酷的竞争,国外企业把中国企业当做开疆拓土的对象。在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Uber找到了我们,在我们办公室里跟我们谈判,其实就是给我们两条路。第一条路是接受他们投资40%,第二条路就是打败我们,当时他们征服了美国,征服了欧洲,都是他们绝对控制的地方,他们有500亿美金的估值规模,手上拿了几十亿美金,那时候滴滴快的还是游击队,刚刚合并到一起,他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我们看四川本土的一个打车软件一样,他们说他们必然会在中国投入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把中国打得鸡犬不宁,要不然接受收编,要不然就被打败。我说这不就是强盗思维吗?我跟他讲,1840年开始第一股列强来到中国时也是开出了同样的条件,要不然割让台湾、开放广州,要不然就打到紫禁城。我说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不是几十年前了,我给他画了一个图,你比我们早三年创业,现在是500亿美金,我们晚你几年,我相信这是一个淘宝和亚马逊的故事,既然要打那就试一试,最后不欢而散,所以后来爆发了非常剧烈的竞争。原来我们以为滴滴快的之间的竞争就是总决赛了,我们合并之后就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只是亚洲区的小组赛。

说狠话逞英雄很容易,真正打起来还是有很多的挑战,我们的对手在第二季度在中国烧了4亿多美金,他们的CEO在中国待了50天。我们在研究到底中国和美国的企业有什么样的差异化,到底怎么样竞争在本土打败它,甚至在全球竞争,我们在学习也在研究。我们发现其实美国企业的打法,跟美军的打法是一样的,因为它都不是在本土作战,他必须要覆盖全球,所以他很注重空军力量。他首先是资本战,舆论战,营销战,地面部队并不强,因为不在本土,地面部队全都是海军陆战队,强调跟空军的协同,强调单兵作战的能力,一模一样的打法。怎么去打?我请教了三位前辈企业家,我问了一下柳传志柳总,我觉得柳总是打过最漂亮战役的,柳总说必须要发挥本土的优势,游击战,拖住他。我去问了腾讯的Pony马总,他说正面拉开架势,歼灭他。我去问了阿里的马云马总,我说怎么办他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你拖他两年他自己会出问题的。所以我就迷茫了,到底是正面PK还是游击战还是放开他?我觉得这个时代不一样了,打法是不一样的。

首先我觉得我们很好的地面的运营优势还是控制住了局面,我们派了几拨人到硅谷学习一线互联网公司,他们是怎么做得是怎么打得,好几拨人在过去半年时间去了解他的组织体系、组织结构,他的思考思路是什么样的,他的人才,我们从游击队慢慢变成了开始有些正规化的武装,开始在营销上不输给对手,开始在资本上不输给对手,我们刚刚融了二三十亿美金,即使冬天来了我们也会比较从容。我们发现最大的优势是人才和思路的区别,人才是最大的瓶颈,中国没有那么多的大数据和机器算法的科学家,我们居然发现硅谷一线的互联网企业,像Uber,像Facebook里面20%的工程师是华人,我们派了CTO和一个代表团在硅谷把他们请到一起跟他们交流。我们说中国最早派人出去学习留洋是北洋时期,东洋去日本,西洋去欧洲,唯一的目的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学成能够回来建设祖国,没想到大家就近加入了太平洋舰队。我们告诉他们中国发生的事情,有很多的美国这样一线的工程师,一线的学者,他们如果回来创业没有信心,不了解市场,加入BAT觉得一个萝卜一个坑很难有作为,那滴滴快的就是一个很好的落脚点,我们就这样带回来了十几个人才,他们还在不断的辐射。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控制住了局面,在第二季度获得了80%的专车份额,我们依然会像前几代的中国科技互联网企业一样,能首先守住本土,未来看有没有机会能走出国门。

这是市场化和出行行业的结合,我们做了滴滴专车,我们发现不管是出租车还是专车在高峰期依然不够。所以我们把共享经济也引入进来,做滴滴顺风车,希望车主在上下班的时候不要空着副驾驶和后排,能够带上一个人。本来四个人需要四辆车,现在一辆车就可以搞定了。但是中国并没有共享经济的基因和土壤,我们看到Airbnb在美国很火,但在中国做不起来,我们相信出行是第一个被共享经济突破的行业,顺风车在中国获得了非常好的发展。我们做了代驾,做了巴士,巴士是C2B的模式,通过大数据集中起来,用一个大巴拉走,这是最节约路面资源的。从滴滴打车变成了滴滴出行,我们的梦想就是建设一个中国人领导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在未来3年时间里每天可以服务三千万的用户,服务一千万的车主,在任何地方3分钟内都可以叫到一辆车。我刚才看了一下,今天这个地方好像不在市区,但是附近还是有滴滴快车和滴滴专车。顺风车,希望所有自驾车主参加完会回去的时候能顺道载一个返程的乘客。

滴滴今天还只是一个三年的企业,也是一个平均年龄28岁的企业,管理层大部分是80后,柳青也非常年轻,我们很多员工是90后,我们充满梦想、充满创新,我们也愿意学习,脚踏实地,我们希望能坚持,能让未来的出行有更多的选择,有更多好的体验,更高的效率,希望未来还有机会能跟大家分享,谢谢大家!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