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财经频道 > 企业专区 > 创富人物 > 正文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多少人羡慕他拥有的财富,却不知他的背后充满了创业的艰辛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吴锦明是广西上林县巷贤镇的一名金农,年轻帅气,用“富而思源,富而思进”来形容他,是恰如其分的。在海外创业的无数上林采金者中,他还是个实力派人物。曾有人开玩笑说,他既年轻帅气又有钱。但他说,财富是用命博来的,“我是不差钱”,可得造福父老乡亲,“还得提升自己的修为、知识和企业管理水平”。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明钢公司给黑人的土地租金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明钢公司开采的金矿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金矿上雇请的黑人

  1、心底无私 天地也宽广

  从广西上林县到非洲加纳,有上万公里,每次坐上飞机飘洋过海前往发家之地非洲加纳的原始森林,吴锦明的内心除了泛起一股成就感外,涌到心间的还有一股社会责任感。
  在淘金行业闯荡了10多年,吴锦明早就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谁”、“要做什么”、“要到哪里去”。在4月11日、12日两场由《血金》作者推动的广西上林淘金客海外创业精英座谈会和自治区侨办召开的上林淘金客代表座谈前后,他不止一次跟老乡们提及,论资格、论年龄、论能力,他暂时都不能胜任准备组建的广西上林淘金客华侨商会或其他商会的领导,“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全力以赴,年轻人嘛,多学些东西并不是坏事”。

  4月21日晚上8时,在两天后就要出国的吴锦明,接受了《血金》作者的采访。离开时,他还特意言及,他已跟“西非创业第一人”黄明军等人沟通,要推举零长源当会长。零长源在淘金界的威望,是完全有能力带领老乡们开辟出一片天地的。“我在幕后出钱出力就可以了,都是为大家服务的,都是造福于父老乡亲的,我不会计较一切得失的。”
  胸襟宽广的吴锦明还说,明年3月份,他还要回国静心学习几个月,接受系统思维训练,钻研企业的经营管理之法。一个人如果通过努力、拼搏获得成功后,要懂得回报社会,学会感恩。目前,他还涉猎《增广贤文》、《菜根谭》、《孙子兵法》等古典书籍,充实自己的学养。
  事实上,像吴锦明这样的金农,在数万上林淘金客中并不鲜见。“洗脚上田”后,他们努力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在“富而思源”地回报社会的同时,也通过自学或培训的方式,“富而思进”地提升自己的企业经营管理水平。

  2、走南闯北 以信用作证

  第二批到加纳淘金的吴锦明,是巷贤镇万嘉村一名农民。现在,跟随他一起出国创业的村民,也买起豪车、豪宅,富了起来。一个不足一两百人的小村子,就有保时捷、奔驰、宝马和奥迪等10多辆豪车,且车主都是在海外创业的村民。
  然而,说起他们的奋斗史,今年38岁的吴锦明却认为来之不易,是用命博来的,只要“敢于冒险、敢于拼搏,才会成功”。
  1993年,上有4个姐姐的吴锦明初中毕业后,就到社会上去闯荡。1995年,作为家里唯一的一名男孩,他不顾家里人反对,毅然与10万多名金农前往黑龙江挖金。“那时,上林县政府对金农外出创业及劳务输出非常重视,曾在春节前后组织客车输送金农北上,并给我们提供一些相关政策”。但他在东北呆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两年时间,“当时出去闯荡,我只是为了锻炼一下自己,离开上林,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也就第一次“闯关东”,对吴锦明日后的淘金事业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闯关东的经历,就是让我如何判别矿石中是否有金子”。吴锦明说,当年第一次挖金,他每天起床后就到裸露的矿场上去淘洗金粒,并利用时间深入地了解矿石的构成与分布。
  上林人有淘金的传统,曾在东北淘金时形成小气候。但是,这股气候并没有维持多久。最终,上林县政府只得组成工作队前往当地做调解工作,“那些年的情景,在我的印象中并不是很清晰,但我认为,无商会组织下的金农,各自为政,是难以持久地发展下去的”。
  1997年,吴锦明从东北撤回,但他把挣到的三五千元用于入股金矿。同时,他还到南宁创业,“父亲当时给我5万元,让我买了一辆二手翻斗车,开始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他通过贩卖和运输矿石,月收入达上万元。年少轻狂的他以为,成功来得太容易,所以不注重理财;不久,“这钱也被我花光了”。
  之后,吴锦明继续外出闯荡,先后到贵州、广东等地做生意。
  最让吴锦明至今津津乐道的是,在马山县乔利乡一个山岭与人合股开采的锰矿。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第一桶金”。用他的话来说,当时的他20多岁,投资锰矿的钱是借来的,因为他的人品与信用是一张最好的“通行证”,并让他在短时间内筹到了几十万元。
  “我的父母都是一个善良老实的农民,尽管父亲在村里开了一个碾米房,我们家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他们没有多余的钱让我去投资。”吴锦明如是说。

  3、内心狂喜 在县城买房

  回想借钱这事,吴锦明肯定地说,信用是人生最好的试金石,“这么多年,没有人到过我家去追债”。就算是2013年在加纳发生的那场世纪浩劫,他毅然把公司员工及其他老乡安全送回国时,有一笔25万多元的费用是不该他承担的,但他在事后还是埋单了。
  “在外人看来,这笔钱我出得冤。但我认为,言必行,行必果,我当初既然让张先生在事后再找那些人收回这笔钱,他是在我的游说下替他们办理手续的,他找我要钱,我自然要有担当。”吴锦明介绍说,事后他才知道,张先生收这笔钱“属于重复收费”。
  员工及老乡们出国劳务前,回国的费用早就交过了,但吴锦明在忙乱地安排他们撤回国内前,先是让张先生把他们的手续办了,以便他们能够尽快安全启程,并交待张事后再找他们算钱。结果,他们回国后,各奔东西,再也找不到人,“偏偏张又让我垫付这笔费用”。
  信用度高,让吴锦明的创业道路越走越宽。他在马山县投资锰矿,两年后便有100万元的分红。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他难以抑制内心的狂喜。在如何支配这些钱时,他先在县城买了一套20多万元的商品房,而后再用余下的钱,在上林县明亮镇塘马公路附近的山坡开了一个洗矿场。
  吴锦明是不是万嘉村第一个在县城买房子的村民,现已经无法考证,但他认为,“不要轻易消费自己的人品与信誉”。很多情况下,当一个人的信誉和人品被透支的时候,他自己离危机也不远了。

  4、面对现实 要输得明白

  提及为何前往非洲加纳挖金,吴锦明认为“自己当时只是想出国去看看国外的月亮,是不是跟国内的一样圆”。
  多年后,他终于明白国外的月亮其实跟国内的是一样的,“但在海外创业,机会比较多。毕竟,加纳当前的经济发展水平,还处于中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阶段”。
  “有一个细节让我至今难以忘记,那就是出国前,我与他人的‘合股关系’,让我感到遗憾。”吴锦明说,2006年5月,第一批去加纳淘金的上林人黄明军、周珉光、刘胜等人,在与“加纳通”苏震宇签订共同开发西非黄金的协议后,慢慢地出现了合作的分歧。
  作为第一个前往加纳考察黄金是否盛产的上林人钟绍学,在回国后,他再也没有前往加纳。此时,苏震宇从国外致电钟绍学,告诉对方说,他自己在国外与合作团队面临“崩盘”的危机,让他尽快组建人员过来。于是,钟绍学的儿子便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吴锦明。
  曾与钟绍学的儿子在南宁开过翻斗车的吴锦明,在获知这一消息后,便萌生了“到国外去看看月亮”的决心。岂知,在他动身前,意外出现了,大家因谁全额出资有了不一样的意见。有了一定积累的吴锦明,并未计较这些,在筹借到25万元现金并购买一些采金设备后,他便带着包括钟绍学的妻子在内的5个村民出国去了。
  上飞机时,吴锦明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为:2006年11月28日。
  现在,当初跟随吴锦明一起出去的4个村民,人人都发财了,他们到底有多少身家,吴并没有透露,但他却确切地说,这4个村民,买的豪车都是一两百万元的,而且他们还带动了其他村民出国创业,很多人都跟着他们致富了。
  回想起第一次出国前的“纠纷”情景,吴锦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大家都是农民出身,都没想到要立下字据以示证明,只是口头协议而已。当时,我只是这样想,就当是个教训吧。”
  在吴锦明看来,有些东西不能抱怨太多,只能面对现实,他要到加纳去闯一闯,“我可以输,但要输得个明白”。

  5、异域创业 富贵险中求

  初到加纳,语言不通、水土不服是最大的问题。为了适应环境,吴锦明等人先是在当地的宾馆住了一段时间,体验熟悉加纳的风土人情。
  出发之前,吴锦明对非洲的印象只是停留在电视上的动物世界里,黑人、猛兽和沙漠等。到了加纳后,他看到的到处是原始森林,绿树葱郁。行走在原始森林里,古树参天,空气清新,奇珍异果,跳跃在树枝间的可爱的小动物,让他感觉到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加纳原来是这样美丽的,沙漠与加纳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偶尔出现的鳄鱼等野兽,才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他们早就置身于异国他乡了。接下来,他们面临的将会是一场与耐力、与意志抗争的博弈。
  进入加纳不久,他们的第一站开采地,是在一个富饶的原始森林深处。结果,此地因为积水太多,且这一带也不是开采区,两三天后,他们只得转移到其他地方。在找到第二个落脚处后不久,他们也因其他原因无法开采。
  一周之后,钟绍学的妻子也回国了。留下的4个村民,也如同吴锦明一样不知道明天的结果如何,心里非常失落。茂密的原始森林中,那些千奇百怪的千年古树以及这辈子从未见过的一些怪异小动物,已引不起他们的兴趣。好不容易与塔夸市一个地主联系上了,对方答应以7000美元出租一块地,但当他们把机器设备运到那儿时,地主“坐地起价”,瞬间涨到一万美元,让他们措手不及。
  没有矿地,吴锦明等人只得在该地附近搭个棚子安顿下来。每晚听着野兽在树林里发出奇怪的嚎声,他们整夜难以入眠。失眠的原因是,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再这样下去,只有惨败回国。
  在他们驻扎的不远处,有一条河,河的对面有很多黑人在开采金矿。黑人每天上下班时,总是路过他们的临时棚子。一个星期后,有一位善良的黑人停下来,好奇地问吴锦明,为何一直“闲置”着机械设备而不开工。吴锦明说,他们初到加纳,不熟悉地方,也没有租下矿地。黑人想也没有想,就爽快地对他说,暂时没租下地块也不要紧,可以去他们的旧金矿开采。
  人的一生中,要遇到的贵人会有很多,他们都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像这样的黑人朋友,吴锦明认为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贵人,“是他让我们有信心继续呆在加纳淘金”。这些年,他每次路过那个旧矿区,都会逗留一会,仔细端详着它,之后试图寻找那个黑人是否在附近出现。
  很遗憾,10年过去了,那个黑人似乎已经没在那儿出现了,也许他早就到其他地方去开采黄金了。4月22日晚8时,吴锦明在加纳给《血金》作者发回一些图片,并通过微信语音说明,他在加纳的“第一桶金”,就是图片中显示的河对面的沙地,临河之处是一大片森林,他们就是在那儿发家的。
  那条河位于塔夸市的原始森林,两年前,《血金》作者前往当地采访时,曾到过此处。

  6、贵人相助 掘来“一桶金”

  加纳的金矿环境,与以前吴锦明等人在黑龙江挖金是有所区别的。在加纳,一年360天只有夏季和雨季,白晃晃的太阳,以及横行的热带疾病,随时倾倒而下的暴雨,泛滥而来的洪水,都让他们有所畏惧。很暗幸,吴锦明在加纳创业10年了,对于被人称为“马拉利”的疟疾病,他没有染上。
  如今的吴锦明,早就适应加纳的环境了,并融入了当地:经常资助贫困黑人学生,给当地村民修桥补路,送去日常生活用品。多年来,在加纳创业的上林人,早就与当地黑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2013年加纳清理中国人的矿区中,见到有些中国人被困,当地黑人急忙把他们带到家里,悉心照顾。
  对于第一次开采黑人废弃的旧金矿,吴锦明是这样表述的:既然黑人已经开采过一次了,地下的泥沙含金量估计不会有多少,但事已至此,他们也毫无所谓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他们用从国内带来的设备,经过开采、淘洗等一系列工序,终于发现了一颗颗金粒。看到金粒的那一刻,吴锦明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此后,他们承租了附近一块属于自己的矿地,并不断向其他地区的矿区开进。谁也没有想到,租下的矿地竟是一个富矿,让他们一夜间变成了一个富有者:当矿区的黄金产量越来越多,甚至有时一天淘出上千克黄金,往日那些沮丧和郁闷,便被喜悦一扫而光。
  随后,吴锦明等人又花了10万美元购置一台二手钩机,开始扩大生产规模。至此,他才明白,加纳确实是一个盛产黄金的国家,“每一块土地,都是敢于冒险、敢于拼搏的上林金农们创造奇迹的地方。付出了就会有收获,这是不容置疑的”。
  回想起第一个贵人,也即那个黑人朋友,吴锦明认为对方功不可没,“在外界看来,黑人不太友善,其实外界有所误解”。他说,上林人在当地挖金,不仅带动了当地的劳动力,解决了部分黑人的就业问题,同时也带去了中国先进的农耕技术和传统文化,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日积月累,他们与当地黑人的关系非常融洽。
  访问期间,吴锦明分享了他的一个亲历故事:
  有一天下大雨,他们乘坐的皮卡车路过原始森林的一个村子时,车子突然爆胎。他们只得停在路边等着雨停。此时,一位冒雨而行的黑人路过车子旁边,问他们要不要帮忙。他之前听别人说,有些黑人会在“帮忙”时趁机敲诈。于是,他们拒绝黑人的帮忙。
  也许是语言不通,那个黑人一直没有停下,而是冒雨换下他们的轮胎。当他把轮胎换好后,他全身已然湿透了,一身的泥浆。他害怕黑人会“狮子大开口”,所以用蹩脚的英语主动问对方要多少报酬。
  那个黑人摆摆手,示意不用收钱,举手之劳而已。出于礼貌,他们还是硬塞给他5美金。见再三婉拒不了,黑人便收下了他的钱。
  “这事让我明白,爱心是不分国界的,善良永远存于各种肤色的人的心间。只是有时候,有些人在没有扎实调查的基础上,就用有色眼镜去‘解读’别人的一些行为。就如同一些没有接触过上林淘金客的官员和媒体一样,在其他不负责任的西方媒体宣扬下,人云亦云地指责我们这一特殊群体。”吴锦明说。
  此前,吴锦明也告诉《血金》作者,时间是世间最好的法官,它会客观而真实地评判他们在海外创业的历史地位的,上林县是广西最大的正在崛起的新侨乡,这是不容置疑的。“没有到过加纳,没有调查我们与当地居民的关系,也没有了解我们给对国家创造外汇的情况,更没有实事求是地去调研,就不要轻易抨击我们的所作所为”。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在金矿上干活的黑人

  7、回乡创业 暂时遇“搁浅”

  不用说,吴锦明及其团队在加纳的淘金事业,目前已走上了正轨,并发展壮大。2008年,他已成立了加纳明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涉及大型矿山设备机械租赁业务。此外,除了挖金,他还涉足其他行业。
  从最早带出去的4个村民开始,吴锦明在此后还把其他村民带到国外创业。现在,一个小小的万嘉村,已有10多辆上百万元的豪华。其中,有些村民还在县城和南宁市区购置商品房,并用带回来的资金在国内进行投资。
  但他一直觉得,上林淘金客发展到这个程度,是该抱团作战了,哪怕成立商会等合法社团组织,都是有利于金农们日后如何做大做强其他产业的,“同时,上林精神也需要大家一起去弘扬的”。
  回乡创业是吴锦明一直乐而为之的事情,去年5月,他和其他金农响应政府的号召,带回2000多万元人民币,盘下上林县城附近的一个混凝土搅拌站,试图大展身手。让他困惑的是,在回乡创业时,一些人为的因素,让他们造福百姓的创业梦想暂时“搁浅”了。他说,如果他们在家乡顺利创业,那么回来建设家乡的金农会有更多,“我估计会有上亿元流回上林县”。现在,他被“卡”在此处,许多金农都还在观望,不知道是否值得回乡创业。
  让吴锦明感到欣慰的是,4月22日,自治区侨办组织相关人员到搅拌站调研,表示会积极与当地政府协调沟通。在吴锦明看来,目前这个创业阴云已经慢慢散开,“我们还在积极地与自治区侨办、上林县各有部门沟通,相信会有一个完满的解决方案”,不然搅拌站这样没有结果地停下去,不仅他的团队利益受损,而且56名工人也会面临着失业,“从回来创业至今,我们已有200多万元的损失”。
  作为团队的领袖,吴锦明知道自己的淘金事业,需要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黄金开采只是暂时的,其他产业需要补充与开拓。他说,在所有设备同时开工的情况下如何提高黄金产量、如何完善管理制度等一系列,目前都需要他去思考,“而我的知识毕竟是有限的,我只是初中毕业”。
  俗话说,创业容易守业难。吴锦明提及,在当今的商业社会,“你不进步,就是退步,落后的东西终究会被时代所淘汰”。17岁就出来闯荡的他,虽然已取得了成功,在他成功的背后,是“100年都吃不完”的财富——这除了幸运,更多的是他在创业过程中的拼搏结果。
  “钱可以买到很多物质层面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东西可以给我们带来快感,但始终无法上升到精神层面。”吴锦明说,“作为一名农民出身的创业者,我发现自己已面临一些守业的局限性,有些东西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由于自身的能力,很难突破界限。所以,只要一有空,我就会飞回国内学习”。

吴锦明:一个高富帅的淘金客

河的对岸,就是吴锦明等人当年发家之处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