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财经频道 > 企业专区 > 桂企动态 > 正文

广西“85后”工程男坚守筑路一线

广西新闻网南宁7月10日讯(通讯员谭贵中 田春元)在广西铁路建设一线,有这样一群85后铁路人,他们刚从大学毕业,即奔赴共和国铁路施工建设一线,以铁路人的身份参与重大铁路施工项目建设。近日,笔者特地前往探访,倾听他们一路走来的各种酸甜苦辣。

42℃高温裹厚衣钻丛林测量

1985年出生的丘家任是广西贵港人,大学毕业至今,从事铁路技术工作已有8年,参与了5项国家和地方重要工程建设,现担任中铁二十五局六公司柳州市政铁路项目副总工程师。

广西“85后”工程男坚守筑路一线

丘家任(右)跟技术员对线路进行复测。广西新闻网通讯员 谭贵中 摄

回忆起多年前参加的第一条铁路线,丘家任记忆犹新。刚分配到北海市铁山港铁路支线建设工地,他跟搭档要负责14公里铁路线的测量放线工作,新建线路要穿越丘陵和原始丛林,可谓“荒草丛生,蛇虫成群”。夏季户外温度高达42℃,为了交桩复测数据精准,丘家任和搭档经常在高过人头的丛林中一呆就是一天,甚至有时候晚上需要打着手电测量。为了防止草丛割伤和随处可见的蛇虫钻咬,丘家任和搭档不得不全副武装,裹着厚衣服,穿上长靴,刚顶着烈日走到勘测点,他们的衣服便已被汗水浸湿,“晚上回去衣服和鞋子跟在水里泡过一样”,丘家任苦笑道。因为手掌和脸庞是外露的,一过草丛必被割出道道血痕,闷出的汗珠咬得伤口又痒又痛。

有一次测量,丘家任背着仪器钻草丛时,被一种不知名的昆虫钻到衣服里,“像被飞溅的辣油灼伤一样,火辣辣的”,不一会,背部多出了一道深红色的血痕,简单处理后,他又跟着去测量。晚上回去,他背部被毒液咬出的伤痕由深红变成了深紫色的水泡。“毕业5年都待在铁山港,有苦有累,但想起我负责修建的11个涵洞,3座公路桥,1座铁路桥,那肯定自豪啊”,丘家任如数家珍的说道。

雨夜通宵蹲守工地

1987年出生的湖南技术主管洪涛,跟丘家任一样经历过铁山港工地丛林的“洗礼”。入职7年,他已参加了近十来个铁路项目。

广西“85后”工程男坚守筑路一线

洪涛正在测量作业。广西新闻网通讯员 谭贵中 摄

初见洪涛,他正顶着烈日在U型槽现场测量放线,因长年紫外线的照射,他的皮肤变得黝黑,测量过程中,他时而抬头操作仪器,时而低头记录数据,豆大般的汗珠布满脸庞,又顺势流进已浸湿几遍的衬衫里,“今天差不多40℃吧,一下午就跟踪测量这个点,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习惯了”,洪涛一边抄录数据一边笑道。

今年4月份,洪涛负责地铁项目的U型槽一直处于抢工状态,每天早上7点至晚上10点,只要在现场施工,他都必须盯在现场。“这几个月真的是闻雨色变”,洪涛摇头苦笑道,因为施工正值雨季,一下雨,U型槽积水容易导致塌方,引发安全事故,洪涛丝毫不敢怠慢,除了日常施工,洪涛时刻要关注天气预报。好几次,凌晨两三点突然降雨,作为技术主管,洪涛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排水,他经常是一双拖鞋,一身短衣裤便出现在现场,到了下半夜冻得直哆嗦,好几次只能是同在项目工作的妻子冒雨送衣物过来,遇到特殊情况,他必须通宵蹲守现场处理问题。

尽管妻子陶婷也在项目部,但因忙于工作,疏于陪伴,洪涛内心仍是满满歉意,两人在工地相识相爱到结为夫妻,是同事们羡慕的一对佳人,然而因为工作内容不同,两人相伴的时间少之又少,“相对分居两地的工地夫妻,每天都能看见他,我已经满足了”,陶婷远远望着正在工作的丈夫幸福的笑道。

希望抽时间陪新婚妻子度蜜月

“啊匡,你再黑下去,晚上打手电都找不到你哟”,“我这是吸收太阳精华”,匡成义笑着回了老王一句。

1987年出生的匡成义入职铁路系统8年,一直扎根在中铁二十五局湘桂铁路一线工地,长年风吹日晒,皮肤变得黝黑无比,同事都开玩笑叫他“黑人啊匡”。

广西“85后”工程男坚守筑路一线

匡成义(左)跟同事交流技术方案。广西新闻网通讯员 谭贵中 摄

刚毕业参加湘桂铁路建设时,匡成义负责路基施工,因为线路长,工期紧,为了方便,他干脆搬到工地吃住,一心投到施工生产中,施工到哪他就住在哪,“科比(NBA球星)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我见过24小时的日月交替变化”,匡成义说道。为了抢开通柳州进德站路基,匡成义将自己钉在了现场,有一次暴雨抢险,他直接蹲在现场28个小时没合眼,“一个萝卜一个坑,谁也没办法请假,只能顶住继续干”,两年时间加起来他仅在春节休息了6天。

去年年末,为了春运前开通柳州站至进德站联络线,作为技术主管的匡成义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稍有差池,就直接影响关系春运总布局”,为了加快进度,他每天在工地呆12个小时以上,夜间通宵也成了家常便饭,年前长达40多天的连续凌晨封锁施工,刚好遇到冬雨季,匡成义没熬住患上重感冒,但他轻伤不下火线,带病指挥施工,直至除夕夜当天,他还跟工人动手装袋、码包。

匡成义跟女友相识4年,女友等了4年。今年工程收尾,两人终于抽出时间结束了爱情长跑,如今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趁今年工程不忙,抽个时间陪新婚妻子度蜜月。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